正月求职打工者挑着找工作 互不信任加重招工难
作者:fcg360-1 日期:2014-02-08 浏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早报讯 正月初八,株洲路上的小饭店刚刚开门营业,老板孙鹏早早就开车出了门,店里掌勺的大师傅和切菜的二厨过年打电话说不干了,他把工资又涨了500元也没能留住人,负责端菜的服务员也要过了正月十五才回来。周围的工厂中午就要送餐,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,连上高中的宝贝闺女都被叫到店里帮忙,他这个“光杆司令”则急着到劳务市场上招兵买马。昨天记者来到沈阳路劳务市场看到,忙着招工的小老板发着小广告,比来找工作的打工者还多。虽然孙鹏把厨师的工资开到了5000元,把配菜工的工资开到了3000元,但大部分打工者仍然不感兴趣。
    小老板:

    缺人小老板变光杆司令

    “这工人今年是没法招了,我们已经把每月的工资涨了500元,但这些工人还是不满意,他们担心我们这些个体小老板说话不算话。”拿着一份招聘启事,在寒风中站了两个多钟头,开饭店的小老板孙鹏还是没能招到人,身边找工作的工人悠闲地嗑着瓜子聊着天,只是偶尔有人过来问上两句,得知是个体的小饭店,又在株洲路这么远的地方,很多人都打了退堂鼓。“每名厨师每月工资我开到了5000元,配菜工开到了3000元,我不但管饭,还负责给工人们租房子住。”孙鹏称。到昨天下午记者再联系孙鹏时,他正开车载着一名用工者回店里,但这人能不能留下,他自己心里也没底。

    打工者:

    找工作我们并不着急

    “职业介绍所,不用!路边贴的小广告,不看!哭着喊着要拉你去工厂实地参观,不去!”26岁的小肖站在路边,跟几名工友一起侃着大山。“现在来招工的都是个人的小厂子或者小饭店,现在他们手里有订单急着招工,难保出了正月,他们没有订单时不把你一脚踢开。”小肖称,他之前的七八年都是干印刷,每个月工资在2800元到3000元,但扣了五险一金就只剩下2000多元,每个月也就能攒下1000多元。印刷厂年前效益不好,他辞职后想再上一个台阶,准备找一份月薪3500元以上的工作。他心里很清楚,大企业招工一般要到正月十五前后,招工热会一直持续到整个正月,他到劳务市场只是想多走走多看看,了解一下行情。

    “今年的工资比往年普遍都低,往年一名电焊工工资至少4500元,今年他们起价只有3500元。”也是来看行情的孙师傅今年50岁,往年就是干电气焊的,今年他感觉工资普遍偏低,他怀疑是刚刚开始招聘,厂家的招聘价钱都还没涨上去,他宁可等等看看。

    职业中介:

    不被信任生意太难做

    “中介公司的生意是越来越不好干了,我手里其实有一些老关系提供的好工作,但这些打工者都给骗怕了,看见职业中介几个字就闪了。”劳务市场上的职业介绍所老板刘定国称,90后打工者找工作开始依靠网络,此外就是靠老乡或熟人介绍。如何把曾经丢掉的诚信捡回来,成了职业介绍所面临最大的困境,一些职业介绍所已经改头换面,成了人力资源公司或者劳务公司,他们这些职业介绍所也是赔本赚吆喝,根本就不敢找打工者要中介费,而是改向招工单位索取劳务费。(记者 黄飞 摄影报道)

    记者手记

    信任缺失加重招工难

    在采访过程中,工人们最怕的三个字是“押工资”,而老板最坚持的三个字也是“押工资”。工人觉得一年明明干了12个月的工作,凭什么只给11个月的工资,押工资就意味着老板对自己不信任,没有信任那这份工作就没法干好了。而对老板来说,押工资是他们唯一能够保证员工不随意跳槽的手段,工人只要拿到全部工资,很可能第二天就要跟老板说拜拜。即使是现在最需要工人的小老板孙鹏,也要押工人一个周的工资。

    工人与老板之间相互提防相互不信任,让他们很难在短时间内签订劳动合同,达成用工协议。诚信就像是一株小树,需要工人和老板不时去灌溉培养,否则当我们失去它时,才会知道诚信的珍贵。

    人物:

    劳务市场有位专职“吆喝翁”

    在沈阳路的劳务市场上,最忙活也是最乐和的,不是招工的,也不是找工作的,而是72岁的李大爷,这名老人从2003年的3月3日就开始在沈阳路的劳务市场摆摊,到现在已经11年了。他的工作就是为招工的老板提供服务,而挣钱的道具就是一块大大的木板。这块两米多高的木板底部用铁链拴在路边铁栅栏上,上面已经贴了10多张小广告,李大爷披着军大衣,坐在小马扎上,用水彩笔在一张张A4白纸上写着招聘老板的用工信息。他从正月初四就到市场上蹲点,主要的工作就是看着木板上的招聘小广告。每张小广告贴一天,招聘的老板要付给老人1元钱的看管费,小广告上有地址和电话,应聘者有意向自己就会跟招聘者联系。“招聘的老板们每天开车过来一回,油费都不止5元钱,我在这就给他们把活都干了。”李大爷称,因为他讲诚信,收费价格也很低,很多老板都愿意把招聘广告委托给他,他也能每天挣点零花钱回家。